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日志

 
 

八公山上(二)  

2015-08-11 15:51: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八公山上,我仿佛找到了我的道场,那种静谧空旷,是我最爱,如果再带着适度的荒凉和破败,则简直是我生命的苑囿,我愿意逃在那里,但是,作为一个社会的人,一个家庭的人,我能逃在哪里呢?
八公山是孤独的吗?我观察到,从远古走来,经历了太多沧海桑田聚散离合的八公山,即使此刻非常想静静,还是不可能。
因为,山下的小城,一座几平方公里的小小一座古老的城池,如今已经容纳了十万众生,熙熙攘攘的俗世寰尘里,有太多传说,早已承载不下,万般无奈,只好请这些历史人文们,这些精神领域的君主臣民腾出位置,找块清净之地,继续修行。
因此,作为神仙们的府邸,八公山方圆几百里山林,仙家云集,百族共存,必然显得拥挤了些。
迎着山门,站着东晋人谢安和他的兄弟子侄。淝水浩荡流过,长久以来,显得低调而内敛。直到东晋的谢家叔侄闪亮登场,汤汤淝水首度扬起巨波浩澜,投鞭断流,顷刻覆灭前秦百万铁甲战戟。如今,“风神秀彻”的谢安终于能够纵情山水、吟诗作文了,谢大将军静静地站在他的战场上,回忆起的应该是旧时曾在堂前翩翩翻飞的那双紫燕,如今不知落入谁家屋檐之下?
雕塑家可能没有深入研究谢安其人,因此用青石塑了个盔甲战袍威风凛凛的谢安,其实,如果用八公山特有的紫金石塑一个布衣木屐谈笑风生的长者,和子侄门咏柳赋诗,可能会更符合大将军心意,说不定将军会在某个风和景明的傍晚亲自去探望感谢雕塑家的知遇之情呢。
再往上走,比谢安老一百多岁的东汉人时苗牵着他上任时带来的衰老不堪的老牛,后面眼巴巴的跟着年幼的牛犊,这是一组紫金石雕刻的“时苗留犊"雕塑群了。曹操把以孝廉闻名的时苗任命为寿春令时,可能忘了预支一个月的工资,老时千里赴任,只有自家喂养的一头黄牛,套上破车,老婆坐在车后头,这就是老时全部的家当。干了一年多,寿春县治理得井井有条,老时要走了,还只有这头忠心耿耿的老牛陪着他,任期内老牛生的儿子,老时说:“令来时本无此犊,犊为淮南所生有也”,要留下。老百姓们都来送行,劝说老时:六畜不识父,自当随母。可是老时挺固执一人。姑且不论这老时是否有矫枉过正之嫌,我就觉得让老牛母子分离,说不过去。
淝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顺着时光隧道上溯到战国时期,赵大将军廉颇戎马一生,千古威名。可惜英雄多无下场,赵大将军也不例外,即便战功赫赫,也不能幸免,几起几落,老无所用,最终客死楚都。尊贤重情的寿春人别无敬献,只有青山一座,黄土半坡,让奔波一世的大将军有个清静安闲的处所,为他戎马一世找个归宿。然而,承载得了身,能承载得了心吗?赵大将军繁华过后归于沉寂的孤独感,只有满山飒飒松风或知一二?
“今日荒坟凭吊处,摩挲青史尉丰功”。廉颇葬于肥陵牛麓,即八公山中的放牛山,不在此山道上,因此并不顺路。看看天色已晚,我与儿子决定改日再来,拜祭大将军于松涛风潇的西南坡。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9)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