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日志

 
 

一轮明月照山岗  

2015-07-16 22:57: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传统上,在正规场合,人们相互之间是以职位、职称相称呼的,主任、高工云云。如今,在宁静的夏日,拜读到著名才子赵东升的散文集之时,一种相识感油然而生,不禁想起那句:原来你也在这里!于是不但生出写点读后感的胆量,而且还有直呼其名的想法。其实只是依仗和赵老师的半个老乡关系,还有听说过的,他们文化人一直以来都有以文会友不拘小节的惯例,既然说过了不拘小节,即使东升兄对于直呼其名有什么不满意,也不好说什么了。

初识东升,是在十几年前,一场茶话会的一段马派《空城计》演唱,把案牍劳形的东升拉回到气质文人的雅座当中。青年东升,举手投足间浓郁的文化素养,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豪迈激情,在一句“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论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中宣泄无疑。熟识他的人都知道,在他侃侃而谈之时,言必称古,古必有诗,这早已成为东升谈吐的一大特色。每逢朋友聚会,杯酒释豪情,东升旁征博引,借古喻今,诗词歌赋,已经达到信手拈来的程度,无人堪敌。

言尤如此,文更可刊。今天,读到东升的散文集,有种老友重逢的亲切感。感觉这本集子不是出早了,而是来迟了。细细通读以后,竟然生出写点什么的想法,虽然知道以我肤浅的笔力和认知,这注定是一次班门弄斧的出场,但是,不是说万紫千红景更佳吗?无知者无畏,就允许我举着这样一颗未名的小草,为宾朋满座的花园点缀一抹浅绿吧。

如果,像他自己说的,这部集子,只是一个平凡生命个体的一段注解,那么,我们就能跳在文字的所谓时代性思想性战斗性之外,只为他的那些对于生活的探寻和思索,对于未来的热爱和向往喝彩,为他的文字的朴素和迤逦,语言的真挚和馥郁鼓掌。

概览这部散文集,大致在新世纪头10年居多。三十岁的风华,三十岁的感悟,于一个人的一生当中可能是最丰茂和进取的。果然,言为心声,作为蒸蒸日上的事业人,作为体制内的一名实践者,思维模式与关注焦点与其工作必然密不可分,才气与豪情就是人生航船的燃油,用在前进的航向上,才更能乘风破浪。我们现在读这本集子,可不可以这样读,我们只透过沿途开满鲜花的山岗,遥望一下山头那一轮皎洁的明月,望着它冉冉东升,于无声处,溢彩流光。

于是,我们读这些文字时,不仅看见了思考的芦苇,还看见了柔波荡漾的苇塘,不仅读到了体制人的理性思维,更读到了自然人的四季人生。

爱上文字的孩子都是不快乐的。这句话我不知道是名家之言还是普通人的调侃,反正我相信了。不快乐是因为凡是喜欢文字的人,其内心是丰富和细腻的,细腻到令自己都生厌的地步,他们对于事物的感知非要达到纤毫毕现的程度,自己和自己过不去,非得把自己别死在人生的跑马场上。他们思考时的痛苦,独处时候的孤独,在夜读时就幽幽的浮上来,纠缠着多愁善感的灵魂,有句为证:“今生注定 / 要在莫名的冲动与无边的惆怅里/  耗尽一腔心血直到满头青丝成白发。。。。。”

但是,热爱文字的人又是快乐的,他们可以穿越时空,遨游在文字的海洋里,忘却自身,不食人间烟火,不知今昔何年,不知老之将至。这是一朵自由行走的花,这是忐忑中超极限的表达和释放,这是槛外人望尘莫及的快乐洗礼。比如东升对于“我为什么还在等待?”的诘问;从三味书屋到沈园再到兰亭归来的颖悟;对于飘逸沉郁,李杜风格的探寻:“黄昏更兼细雨/ 脉脉栀子花香/ 都化作笔下衷情/  向遥远的地方/  独自吟成一排排,一行行。。。。”

  这种幸福和痛苦,可以从一些作家身上更加明晰地找到证据,路遥就是明证。但凡爱文学的人,没有不再三为路遥扼腕叹息的,叹息之中的崇敬,崇敬之中的叹服。一般人当然不必用生命写作,但是,文字是一个人的心血凝聚,当一双手在键盘上啪啪敲击的时候,你要知道,那不是他们的手,而是他们的心,他们的心在这一声声杜鹃啼血般的敲打中痛苦地挣扎,完美地释放。你说这是痛苦还是快乐?是失去还是得到?

“未因半壁忘全壁,最爱沈园是诗园”。这句诗很有内涵,是位卑未敢忘忧国?还是身在红尘,心向菩提?是慨当以慷,忧思难忘,还是寄情山水,遗世独立?恩格斯说:“历史的必然要求和这个要求的实际上不可能实现之间的矛盾,是造成悲剧冲突的原因”,那么我们个体人的迷茫和痛苦,是否也是源于此呢?我读到了那篇《大雪落在春天的傍晚》:

  我的双眼早已沉迷于初春的美景/  是你让我再不能放纵眼睛/  我读不懂你不是时候的来临/  我同情你身不由己的不幸。。。。。

喜欢这部集子里第五辑那些长长短短的句子,说是寂寞独白,其实是用长长短短的文字编织了一幅幅葱葱郁郁的花环,敬献在自然之神那明媚而忧郁的窗前。

第四辑,平仄学步,东升兄的集子,少不了这一项。怎奈我读后技痒,破笔一支穷词四句,权作感谢东升兄赠书之谊吧:

书生自古出贤乡,剑锋梅寒日月长。

遣词造句求奇文,谋篇布局费思量。

豪饮几回杯恨浅,悲歌三阕墨有香。

流年似水东流去,一轮明月照山岗。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