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日志

 
 

  

2011-01-08 15:42: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1.8

 

雪的传说,仿佛是一个关于精灵的成形。一个白到锥心的灵魂的形。

冰川纪的那些女子,于冰井边丢失了浣的羽衣,一片被鸟儿衔挂在天,成了那月。一片风雨裁剪,遗落今世。却不能平白落入俗间,每逢飘然而至的季节,必凛冽成霜,必寒彻成晶,必虚幻成影。

还可能是洪荒世界的一滴水珠,女娲手边迸溅的一朵浪花。娘娘补了天之角,唯独留了这朵浪花,放逐凡尘,女子模样,玉洁冰清。

女人不是泥点,也不是肋骨,是水做的浪花,是雪。芰荷为衣,芙蓉为裳的雪。朝饮木兰,夕餐秋菊的雪。扈辟芷纫秋兰的雪。

于是,河之洲的蒹葭,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于是,巫山崖的斑竹,瞻望弗及,潇湘如雨,念断愁肠。于是,斜阳舞碎风帘,长门冷赋,听琴待月,秦镜偷换了稀世韩香——那些如雪的思、想。

秦楚的一轮明月,在潇潇易水白衣白冠的刀光剑影里,是否凝结为壮士眼中的那道寒光?汉家的八千里路,在尘与土铸就的冰天雪地中,可曾封冻了昭阳宫中那曲悲凉的《梁州》遗响?——那些如雪的悲、壮。

是谁吹落我荷瓣的衣裾,莲叶的裙装?汀洲的风露怎忍沾湿我藕荷色的面庞?旷世孤独何时飞落为今生恋世的清泪两行?

清冷的韵,孤傲的妆。这个季节已来。冷么?你张开双臂,让我雪白的容颜,吻在你滚烫的唇上。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5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